位置:首页 > 会考学考 >

发达国家高等林业教育改革与发展趋势

作者:官网 | 发布时间:2018-12-28 05

摘 要:随着社会对林业需求的变化和林业作用的多样化,高等林业教育未能满足不断变化的社会需求。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林业教育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因此,各国都在积极推进改革,寻求对策。发达国家高等林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趋势主要表现在:进一步拓展林业教育的范围;注重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课程设置体现时代性、人文性、交叉性、国际性与灵活性;强调“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和实践教学;在线教育取得较快发展;协同育人模式更加多样化;国际交流合作更加广泛。

关键词:发达国家;高等林业教育;改革与发展趋势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许多国家的林业教育面临学生规模下降和学生就业困难等困境。林业高等教育也是如此,世界各国许多大学的林业教育也在经历着严峻的挑战。许多国家缺乏训练有素的林业人才,特别需要加强林业高等教育(联合国粮农组织,简称FAO,2010)。早在2007年首届全球林业教育研讨会上,与会林业教育工作者就一致认为,现有的林业教育没能很好地适应林业实践、就业市场和全球林业发展的需要,并呼吁世界各国对林业教育作出变革。从发达国家高等林业教育改革与发展趋势看,主要呈现以下七个方面特征:

进一步拓展林业教育的范围

随着全球经济、资源和环境等方面的发展变化,社会对林业的需求逐渐由单一的木材需求转向木材和生态环境等多方面的需求,林业的生态和社会功能日益凸显,在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中占有愈加重要的地位。林业为社会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包括木材和非木材产品、环境保护、食品安全、改善民生、休憩与旅游等,特别是森林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沙漠化防治、碳汇、水源涵养、应对气候变化、提供生物质能源等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为了适应林业作用的多样化,林业教育的范围已经突破了传统林业教育的范畴,向着更宽广范围的现代林业教育方向拓展。高等林业教育内涵包括了更广泛意义的自然资源管理,与环境科学、生态学、土地资源、生物多样性保护、生物科学、工程学、农业、野生动物、旅游学等学科日益交叉和融合。一些涉林院系名称和专业设置的变化就清楚地反映了这一趋势。开创世界林业高等教育先河的德国弗莱堡大学,原林业与环境学院近年改名为环境与自然资源学院。美国高等林业教育发端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其改革与发展历史的一个普遍特征就是林业院系名称相继发生变化或者与其他相关学院进行了合并,反映了林业教育的范围由过去比较窄的学科设置发展成为一个包括环境、自然资源和生态系统等更宽广和交叉的学科。耶鲁大学林学院早在1972年就改名为林业与环境科学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林学院于1974年就与农学院和其他学院合并改名为自然资源学院,2017年其林业与自然资源本科专业改名为生态系统与林业专业;爱荷华大学林学系于2002年改为自然资源、生态与管理学系;明尼苏达大学林学院于1988年改为自然资源学院,2006年与农业、食品和环境学院合并成立了食品、农业与自然资源学院。2012年,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农学院的林学系与土壤科学系和野生动物与渔业科学系合并改名为“生态系统科学与管理系”。

更加注重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

随着林业发挥作用的多样化,林业面对利益相关主体的多元化,未来的林业专业人才不仅能够解决林业技术问题,而且还需要解决经济、社会、环境和文化等多方面的问题,对林业专业人才的素质要求更加全面。世界混农林业中心发布的《未来林业教育的发展: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需求》报告中指出:要寻找解决当今复杂林业问题的有效和现实的途径,越来越需要现代林业人员具有经济、技术、政治和生态方面的综合知识与视野,也特别需要加强从业人员的职业伦理。[1]国际林联发布的林业教育研究报告指出,林业教育的未来应该注重通用能力和方法论的能力培养。另外,学生也应该具有很好的学习能力、跨学科的综合与交流能力、系统决策和战略思考问题的能力以及解决新的复杂问题的能力。[2]因此,发达国家林业教育改革普遍重视加强学生综合知识与能力的培养,这一点可以从人才培养目标中得到明显的体现。例如:美国高校林业工程专业人才培养目标包括:具有数学、自然科学、经济学、管理学、文学、艺术学等人文社科知识和林业工程科学及工程科学领域的专业知识。强调具有学习能力、沟通能力、团队能力、领导能力和发现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另外,林业工程师还需要具有对自然的浓厚兴趣、对环境的深切关注和较强的社会责任意识。[3]

面对林科学生就业困难的状况,如何提升学生就业竞争力成为综合素质培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当今竞争激烈的社会里,毕业生应该具有良好的适应性和灵活的就业能力。[4]根据“博洛尼亚进程”要求,欧洲也将提高就业竞争力作为高等教育的重要使命。[5]慕尼黑工业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林业科学与资源管理”本科教育,在重视林业科学的核心课程学习外,还通过学习国际林业、可再生资源、木材工业、自然保护或景观开发等课程来拓宽专业知识面,提升学生的就业竞争力。[6]

课程设置改革注重时代性、人文性、交叉性、国际性与灵活性

第一,课程设置改革体现了新的专业知识领域。例如:可持续发展、气候变化、碳汇、国际林业、工业林业、环境林业、景观林业、生物质能源等。第二,注重人文社会科学等基础类课程。在美国大学的涉林专业课程计划中普遍重视通识课程,而且人文社会科学类课程比例较高。例如:美国奥本大学森林工程本科专业通识教育课程学分的比例达到48%,而人文社会科学等文科类课程在通识教育的课程学分上占到了73%。日本林业学科在课程设置方面,具有人文社会科学所占比例较大的特点。例如:北海道大学教养学部开设有20门人文社会科学课程,涉及课程非常广泛,主要包括哲学、心理学、伦理学、历史、文学、音乐、美术、法学、社会学、政治学和经济学等。[7]莫斯科国立林业大学和圣彼得堡国立林业技术大学林学专业的课程计划中,人文社科类课程也占有较大的比重。第三,注重跨学科课程。英国爱丁堡大学的生态科学和资源管理学院的林学专业是属于生态学学位授予的范围,课程设置上强调基础生态学、生物学、环境科学、自然保护和资源管理。加拿大新不伦瑞克大学林学院的林业系,在课程计划中增加了环境和森林工程方面的课程,培养具有林学、环境和森林工程知识的复合型人才。第四,注重国际化课程。伴随全球林业教育国际化的进程,许多发达国家大都设置了国际林业方面的专业和课程,开设国际贸易、环境和可持续发展、国际森林政策以及全球土地利用规划、气候变化、世界文明或文化方面等课程。第五,注重课程设置的灵活性。在强调专业协会对专业鉴定和课程标准要求的基础上,各校在课程设置上也体现了一定的自由度和灵活性,以更好满足不断变化的社会需求和不同地域对林业人才的特殊需要,这一趋势在北美最为明显。

教学方法的改革强调“以学生学习为中心”和实践教学

传统上以教师为主导的教学方法逐渐向以学生学习为中心的教学方式转变,学校教育最终的责任是促进学生的学习[8]。在“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范式”中,教师的主要职责是激发学生学习兴趣,指导和协助学生学习。学生学习成为一种主动、参与式的深度学习,是用发现和探索等方法进行的探究式学习[9]。“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成为欧洲博洛尼亚进程关于高等教育改革的核心理念,也是当前欧洲高等林业教育改革的重要趋势。美国大学教学方式中一个重要的特点就是体现了“以学生学习为中心”的教育理念。教师通过积极营造主动学习的氛围,启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与好奇心,调动学生主动参与教学过程的积极性。对美国涉林院校的调查研究发现:课堂教学几乎不存在“一言堂”现象,学生自由发言和讨论非常普遍。教师鼓励学生独立思考,鼓励学生大胆提问、质疑,甚至挑战教授。通过学生主动参与教学过程,鼓励学生独立思考,不仅培育了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锻炼了学生的表达能力和沟通交流能力,而且也培养了学生发现、研究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提高了他们的综合素质。

加强实践教学仍然是林业教育改革的一个重要趋势。近年来,加拿大的林业院校大幅度增加了在企业的实践教学时间。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林学院为每一个本科专业都提供了经过认证的合作教育项目(Co-op)。学生在合作企业工作的期限有4个月、8个月、12个月、16个月不等。现在UBC提供的合作企业岗位有17%来自国外,包括澳大利亚、中国、芬兰、德国、南非和美国。[10]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要求所有林业工程专业的本科生有总计6个月的与专业有关的实习工作经历。德国应用技术大学林科专业的学生和综合性大学林业工程专业的学生在入学前和入学后都被要求在林业政府部门或林业企业实习一定的时间。

在线教育取得较快发展 

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和教育技术的进步对林业教育的教学方式产生了巨大影响。在线教育作为一种创新和高效的教学方式,既为课堂教学提供了补充,也成为了远程教育的主要形式。尤其是在大学面临财政挑战和求学成本不断上涨压力的背景下,林业教育改革创新的重要趋势之一就是开展在线教育以降低教育成本,提高教学效率。

近年来,在线林业学历教育有较快发展。在美国,目前有些自然资源专业(如自然资源政策等)已经实施了在线本科和研究生教育。在线林业研究生教育在许多学校也已经实施。例如:佛罗里达大学森林资源与保护学院就提供硕士专业在线教育,包括生态修复、测绘学、渔业与水产学、自然资源政策与管理。密西西比州立大学提供完全在线的林业科学硕士教育,包括“森林经理”“自然资源政策与法律”和“林业经济学”等30学时的课程。可以预期,在不久的将来,在传统认证的课程计划中也将设置越来越多的在线课程。“林业经济学”“林业政策”“森林经理”“抽样与统计学”等不需要野外实习的课程更容易实施在线教育。其他诸如“森林生态学”“造林学”“森林作业”等需要大量野外实习的课程则需要采取混合课程的方式。[11]此外,随着社区林业和私有林业的发展,在线林业远程教育可以发挥其优势,服务更大地域范围和数量的学员,显示出较快发展的势头。早在2007年,康奈尔大学针对林地所有者和林业实践工作者在全美最早实施了在线林业教育,称作网络研讨系列课程。对在线教育的评估研究表明:大多数参与人员对教学效果给予了积极的评价。在线教育在未来将会成为林业教育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是需要加强质量认证与保障,需要雇主、评估机构和学校的严格评估,以确保在线教育能够达到公众和职业的质量要求。

协同育人模式更加多样化

世界林业教育普遍面临财政紧缺、师资和设施等办学条件不足的问题,特别是近年来由于世界经济发展的放缓,许多国家,包括发达国家政府对教育的投入出现了下降的趋势,各国都在寻找其他渠道来增加学校的办学经费或改善办学条件。加强校企合作是其中一个重要途径。校企合作不仅增加了实习就业机会,培养了学生的实践动手能力,而且通过与企业合作培养人才,开展科研、技术转化与咨询服务,企业可提供委托培养、委托科研的经费、设备和实习、实验场所、馈赠和学生奖学金以及兼职教员等,成为学校改善办学条件的一个重要途径。校企协同育人在发达国家已经形成一些典型的模式,如德国的“双元制模式”、美国和加拿大的“合作教育”、英国的“三明治模式”、澳大利亚的“TAFE”和日本的“产学官合作模式”等。除了与企业的合作之外,林业教育机构还注重与研究机构等组织之间的合作。例如: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环境科学与林学院造纸和生物加工工程系与国家造纸研究机构进行合作。这个机构为学生提供助学金、奖学金和补助金。此外,在该院与外部机构的合作中,还有雪城纸浆和造纸基金会(SPPE),它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拥有高达八百万捐款为造纸专业的学生提供丰厚的奖学金支持。[12]

课程设置与教学内容滞后于不断发展的社会需求,进而影响人才培养的社会适应性,是当今世界林业教育面对的共同问题。加强学校与企业等部门的协同合作也有利于学校与用人部门之间在人才培养方面的信息交流,学校可获得雇主对人才培养需求的反馈与建议,对于提高人才培养的社会适应性是非常必要的。许多学校成立了董事会或理事会、顾问委员会等机构,邀请企业及社会人士直接参与对学校办学和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决策和咨询。

国际交流与合作更加广泛  

当今,林业面临的问题是全球性的,这些问题只有依靠国际之间的通力合作来协调和解决。这使林业的国际合作范围日益扩大,林业高等教育也是如此。在人才培养方面,许多国家都设立了国际林业或区域林业的专业,或者在课程设置中增添了国际化的课程,培养国际化的林业人才。学生在其他国家留学或短期实习交流的人数越来越多,教师在国外访学或参加学术交流、共同合作科研也呈现出更加频繁的趋势。许多国家的林业研究范围,不仅包括本国的林业,而且还着眼于国际或区域林业,并且与国际上不同的林业科研机构和组织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跨国合作培养人才的院校也日趋增多。欧洲林业高等教育的国际合作具有良好基础,开发了许多旨在提高国际吸引力和竞争力的国际合作项目。欧洲高校学生交换项目(Erasmus Mundus)是欧洲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合作和交流项目,其框架下的欧洲林业科学硕士,是欧盟内部高等教育的一个合作项目,该项目要求由三个不同欧盟国家的至少三所大学提供课程支撑。可持续热带林业科学(Sutrofor)是其中一个两年制的、具有世界一流水准的硕士专业,联盟大学包括欧洲五所著名高校:丹麦的哥本哈根大学、英国的班戈大学、德国的德累斯顿工程和经济应用技术大学、法国的巴黎农业高科大学和意大利的帕多瓦大学。      

随着林业教育的国际化,世界高等林业教育也出现了发展不平衡的现象。因此,需要国际和地区的林业教育机构组织各国林业院校,开展交流合作,分享各自的经验,共同研讨和寻求合理对策,推进世界高等林业教育的整体发展。在国际林业教育协调组织(IPFE)、国际林联林业教育工作组和国际林业学生协会(IFSA)等国际和地区林业教育组织的协调下,林业教育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得到了进一步加强。(作者:李勇,单位:北京林业大学高教研究中心)

参考文献:

[1]Temu A.B., Kiwia A. Future Forestry Education: Responding to Expanding Societal Needs[M]. ICRAF, Nairobi Kenya. 2008:11-13.

[2][4]IUFRO. Annual Report 2014[EB/OL].(2015-07-07) [2018-06-30].https://www.iufro.org/publications/annual-report/article/2015/07/07/annual-report-2014/.   

[3][12]李勇,骆有庆,蒋建新.发达国家高等林业工程技术人才培养模式的特征及启示[J].高等农业教育,2013 (5): 119. 

[5]高江勇,方炎明.博洛尼亚进程中的欧洲高等林业教育改革及其启示[J].现代教育科学,2013(1):164-169.

[6]Bachelor of Science in Forest Science and Resource Management [EB/OL]. [2018-6-30] https://www.forst.wzw.tum.de/en/study-programs/forest-science-and-resource-management-bsc/.

[7]彭斌,周吉林,高江勇.日本新时期高等林业教育改革及其启示[J].文教资料,2013(28): 121-123 .     

[8] Research Letter- Education in Forest Science [EB/OL].(2014-9-15)[2018-6-30].https://www.iufro.org/publications/iufro-research-letters/article/2014/09/15/ .

[9]刘海燕.“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欧洲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的核心命题[J].教育研究, 2017 (12): 119-128.

[10]Edward Wilson. Professional Forestry Education in Canada[J]. Silviculture Research International, 2012(1):1-5.

[11] Standiford R.B. Distance Education and New Models for Forestry Education[J]. Journal of Forestry, 2015 (6):557-560 .               

《北京教育》杂志